比鲁斯

导航菜单



当前位置: 首页  /  其他  /  正文

你见过的最会占便宜的人是什么样的?

阅读:6

你见过的最会占便宜的人是什么样的?

我老公有一个女同学,也是特别不客气的那种,我们家是在沿海地带,海鲜盛产。

这个女同学有一次突然说要来旅游,我老公出于礼貌尽东道主之仪,先是自己开车带着我去机场接她,别问我为什么一起,因为我吃醋。


接着又给这个大小姐找好酒店,她还非要住高档酒店,然后又让我们带着她去逛那些景观小吃街啥的,全是我们出钱,我也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不要脸。


我和我老公有一次去新疆旅游,我的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也是很热情的接待我们。

但是每次用餐和景点门票我都问好后,直接微信红包给他付款,不欠这份人情,因为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
像这种女同学,一般朋友都算不上吧,让人家陪玩包吃包住,我觉得真做不出来。


这还不是最奇葩的,我们带她去吃饭,她点名要吃海鲜,我和我老公上个厕所的功夫,回来就发现她竟然点了只1888的龙虾刺身,我当时都想要发火了。


我说了我们家是沿海城市,房贷压力也挺大的,平时我吃个烧烤,我老公都挺心疼钱的。

更不要说这个1888的龙虾刺身了。


最后我作为一个有素质的人,没有马上把她赶走,但是等她回了酒店,我马上让我老公把她微信电话全部拉黑,再也不准接待这种朋友。


很久不联系的老同学,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,就没有必要再联系了吧?


我觉得:

其一,很久不联系的同学,你不知道对方的工作,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对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,联系了,要说什么呢?


其二,很久不联系,说明我们对对方而言,应该没有那么重要。那我们平白无故联系人家干什么呢?

显示自己的重要性吗?


其三,很久不联系的老同学,不联系我们,我觉得是好事。

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。没有消息,就是好消息嘛。


其四,不再联系是一种很普遍的状态。

我的通讯录中就有很多名字,有大学同学,有研究生同学,有在某些地方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人。

现在只看名字都对不上人了。

我想自己也会同样存在某个同学的通讯录中,成为了一个只是名字的存在。

表姐家的大外甥媳妇、大颖子,就是个会占便宜的人。几乎时时事事都要占点便宜,不然就浑身上下不好受。就跟丢了魂似的,没着没落的!

大颖子原来在家当姑娘时就是个有些争议的人物,年轻人大多说她抠、贪便宜、没有人情味儿。

大人们大多说她会过日子,厉害、不吃亏,是个“把家虎”,能顶门户!

所以表姐相中了她,娶她过门做儿媳妇。

大颖子结婚以后,住在村西头,和婆家正好隔着一条街。但每天都必然去婆家吃饭,一般都是晚上去吃饱,然后再多拿点回家,预备第二天早晨吃。

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多年,不管刮风下雨,从未间断。

那时候大外甥在工地上班,是一等一的好瓦匠,每天最低能挣三百块钱。大颖子在工地做饭,每个月也会有一两千块钱的收入,但俩人一直是工地最“穷”的人。

因为大颖子从来不花钱,也不允许丈夫花钱。别人喝酒聚餐的时候,她绝对支持丈夫去,但一定要丈夫给她带菜回来,而且很少张罗回请。所以,丈夫之前的哥们朋友慢慢就都向远了!

大颖子还喜欢借钱花,尤其是三块五块的小钱儿。她总是说,“我兜里没零钱,你先给我垫上。”但是从来不会想着还人家,久而久之,也就被人疏远了。

后来,大颖子偷偷从食堂往家里倒腾东西。什么葱姜蒜,花椒大料,蔬菜水果……据说连咸菜疙瘩都揣在兜里拿家去,用线绳串起来挂在屋檐底下……

所以,没用多久就让老板解雇了,连大外甥也跟着丢人现眼。

两口子为此打了一架,大外甥关上门把媳妇狠狠揍了一顿。企图让她有所改变,但是没能成功!

因为大颖子豁出命去跟丈夫干,就是不投降,不服软,不交权。她的原则:要么你打死我,要么你别管我!

后来赶上粮库招工,大颖子又去上班。干了一夏天,三四个月,又让人给撵回来了。因为她往家里偷面袋子、麻袋,还有麻袋线。

而事实证明,这几样东西中,除了麻袋可以装粮食以外,其他的都没什么用!

于是,两口子又打了一架,还闹到法院去离婚。但不巧的是大颖子怀孕了,所以俩人的婚姻就只能继续下去!

大颖子有孩子以后,就再也没出去工作。于是每天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带孩子,和占便宜这两件大事!

比如去婆家蹭饭,去娘家蹭水果(娘家有果园),去妹妹家蹭衣服,连文胸内裤也蹭。妹妹说,“你别要那些旧的了,集上新的才十多块钱一件。”

大颖子赶紧说,“那你给我带两件吧,回头我给你钱。”妹妹给买了好几件,大颖子也没提给钱的事,而且把旧的也全都拿走了!

大颖子就是个“铁公鸡”,一般时候都不会在自己身上拔毛。尤其那些花钱随礼的事,她一般都是去婆家通报,然后拿钱带着孩子去吃席。

大颖子吃席历来不会客气,不管桌上坐着哪位长辈晚辈,她也一定会敞开肚皮吃个痛快。

什么猪蹄猪肘,丸子骨头,凉菜热菜……大颖子总是可劲往肚里装。肚子装不下就往袋子里装,有时候给自己弄得像个七八月孕妇似的,走路都费劲。

人们远远看着她都偷偷地笑,“看人家这钱不白花,最起码得吃回一大半来!”所以,大颖结婚以后没几年就胖起来,而且胖的四四方方,圆咕隆咚!

大颖子三十岁那年,丈夫得了心脏病。最初没当回事,后来就严重了。一次次检查一次次住院。大颖子每次都会通知亲友们,一是要人来帮忙,二是要人来花钱!

有一阵子大外甥在市内住院,大颖子到我家里来住。把换洗的衣服鞋子拿来洗,就穿着我的衣服去医院。然后一边表示感谢,一边又叹气说,“我是换了干净的衣裳了,可林子(大外甥)还穿那身病服呢,瞅着可真难受!”

后来我给大外甥买了两件衣服,也没看到大颖子给他穿。“明个好了再给他穿,不然在医院都穿白瞎了!”

那时候大颖子一分钱都不花,大到营养品,打车钱。小到米粥,青菜,甚至一块钱的咸菜花卷都舍不得买。

然后每次都感激涕零地念叨,“看人家我老姨会买东西,人家买这小咸菜好吃!”其实我也就是在医院门口买的。

大外甥病了好几年,刚开始是没在意病情。后来是舍不得用好药,大颖子总觉得不花钱的、省钱的、便宜的东西才是最好的。

有几次其他患者临床效果很好的药物,都是婆婆拿钱买的。后来婆婆拿的钱也被大颖子收起来,“不用那么好的药,别听大夫忽悠了,医院就是吃钱呢!”

然后两口子又经常生气,几乎每次都是因为大颖子所起。“你非得给人家信干啥啊?我一年住多少回院,人家谁总来给你花钱来?你不要脸我还要个脸呢,明个再这样我就不治了……”

后来,大外甥心灰意冷,不乐意在医院继续治疗,大颖子找车送他回家。那时候人员超载管的挺严,车里多一个人坐不下。表姐给大颖子拿钱让她打车走,她把钱揣进兜里说,“不用啊,我蹲下不就得了!”

于是在出城的时候被交警拦住,罚了我一百块钱。幸亏那时候没有违章扣分制度,不然至少会丟了六分……

大外甥后来是自杀的,是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喝了药……丈母娘哭着骂闺女,“把我买那内衣给他换上,赶紧的……都怨你啊,谁摊上你谁够呛啊,蒸不熟煮不烂的穷玩意,看以后谁管你……”

大颖子可能也有点后悔,哭哭咧咧地给丈夫换衣服……但是后来有人看见她在集上卖破烂(都是大外甥用过的那些瓦匠的工具),其中就包括那套丈母娘给买的内衣!

外甥死了以后,大颖子也瘦了一大圈,也是好久以后才重新振作起来。

后来妹妹给她介绍对象,对方大着几岁,但条件好。因为前妻不能生育而离婚,就想找一个能生孩子的媳妇,而且会抚养之前的孩子。

大颖子和他处了一段时间,被分手了。据说是因为俩人开车出去玩,在某风景区买鹅蛋。

男人说那地方的鹅蛋不新鲜,之前上过当。大颖子认为每个鹅蛋便宜一块钱,就买了五十个(臭蛋)……男人当时也没较真,两天以后就提出了分手。

大颖子跟妹妹说那个男人小心眼,不容人。被妹妹训了一顿,“早就跟你说,改改你那臭毛病,你不听。总是图那些小便宜,买了一堆臭蛋回来。那不是钱的事,人家看的是你生活的态度……”那以后,再没人给大颖子介绍对象。

大颖子后来自己找了一个男人,据说是在集上买菜认识的。当时大颖子买西红柿,给完钱以后又死皮赖脸地多抓了两个。